从防疫工作及足球运动自身规律属性而言,中超联赛开赛方案设计的难度远远高于CBA篮球开赛方案设计。据了解,中国足协在近期调整、完善中超开赛方案方面主要考虑4方面因素,而这4方面因素恰恰也是方案推进过程中所遇到的实际困难。

  首先,中超联赛等足球赛事的开赛,必须满足中央及各属地防疫政策的要求。以北京市的情况为例,近期北京市疫情出现反弹后,国内不同地方对此事的反应不同。中国足协在办赛问题上,始终会把防疫工作作为第一要务,因此首先要明确哪些地区能够办赛、愿意承办中超赛事。

  第2方面,中国足协通过过去一段周期的勘察及综合测评后,确认当前满足大规模集中、赛会制、高水准足球比赛的地区非常有限。就中超而言,其场地除满足竞赛及训练必备的草坪的基本条件外,还需满足场地照明、转播、视频助理裁判技术设备设置等配套要求。

  在上述条件之中,场地条件尤为重要。从竞赛规律来说,类似赛会制比赛的举行,如果场地使用过于频繁,那么场地一般来说每隔三天就需要接受必要的养护、修复。因此同一赛区客观上就需要备出尽可能多的比赛场地。此外,中超各俱乐部从防疫及竞赛需求考虑,须每天在专属训练场进行训练。因此中国足协欲在较短时间内明确候选赛地,确认场地安排信息的难度非常大,为此付出的工作量之大也是空前的。

  据了解,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有高层代表曾就足球赛事开赛事宜与篮球界人士,包括中国篮协主席姚明进行过沟通。得到的启示也是,相比于篮球赛事筹备,足球赛事筹备工作受规模大、涉及人员众多、赛程周期更长、对场馆要求更高等因素影响,难度大了许多。

  第3方面,中国足协在设计中超开赛方案须合理编排赛程。特别是在亚足联一再重申本赛季亚冠联赛、世预赛40强赛必在今年内完赛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在联赛赛程编排上需要严格领会国际足联、亚足联的竞赛精神。据了解,中国足协近期与亚足联沟通过程中明确了一点关键概念。那就是虽然亚足联从维护亚洲足球整体利益与稳定性角度出发,初定于10月、11月进行40强赛最后4轮比赛,但其所有围绕竞赛的决议目前都是阶段性质。也就是说,亚足联过去半年时间里有关各项赛事赛程、赛制的动议、决议都非具有绝对意义。一旦各会员协会国的疫情出现了新变化,那么其竞赛安排也首先要满足防疫及人员健康安全的需要。

  目前包括南美洲、南亚及西亚地区等部分国家出现了疫情爆发情况。叙利亚也出现过疫情反复情况。在各国疫情发展难料及相关各类不确定性作用下,国际足联与亚足联客观上也存在进一步调整各赛事赛程赛制的可能性。亚足联之所以在本月15日竞赛工作会议上未能通过有关本赛季亚冠赛事竞赛方案决议,也正是与当下各国疫情复杂有关。在亚足联会议上,就有多个会员协会代表提到了40强赛涉及的国际远程飞行可能增添健康风险的话题。亚足联竞赛方案举棋不定当然也会对中超联赛开赛方案推出带来更多麻烦。

(责任编辑:北京体育赛事)

本文地址:http://www.treiber-center.com/tiyutoutiao/2021/0303/1285.html

上一篇:帕斯托雷:巴黎不能在欧冠打盹;内马尔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下一篇:瓦尔迪在第57分钟点球破门,上演了帽子戏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字段已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