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家队,唐淼与队友们的关系相当融洽。

  “从凤凰到富力,可能是这批球员经历得多,感觉大家就像一个大家庭,老队员都很有职业精神,比如成哥、喆哥(李喆)。举个例子,喆哥是队长,但每次出门比赛搬行李他都搬最重的,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以前在国安,一些老队员牛烘烘,摆臭架子。我想富力现在这个成绩是大家团结的结果,老队员都以身作则你能不好好踢?这种氛围挺好的。”——唐淼

  这个22岁的喜欢插上助攻的右后卫事业正在起步,本周第二次入选了卡马乔的国家队集训名单。一年半前,他接连被国安和红钻抛弃,命运把他带到临时拼凑的凤凰,再让他带上富力烙印。本版撰稿:南都记者 丰臻

  A人生谷底,少年挣扎前行

  2011年5月29日傍晚,东莞市体育中心招待所楼下,唐淼脸朝天地躺在被太阳暴晒后余热未消的水泥地上。他刚刚经历了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虚脱。

  “全身抽,动哪儿哪儿痛。太难受了,动一下就痛得大喊。”唐淼回述。几个队友围在唐淼周围看他“全身抽”,完全帮不上忙。跟北京八喜踢成了一场平局后,从球场回驻地的车上,唐淼的腿一直在抽,在队友搀扶走到宿舍楼下突然无法再支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杨队医花了一个多小时,反复冰敷和压腿,最后唐淼才得以动弹。

  南方湿热的夏天,让这个刚从北方来的年轻球员不太适应。尤其当他连续踢了八场联赛,且把每一场球都当做救命草一样抓住的时候。在凤凰欠薪的那半年,他经常得到李树斌的表扬,得到球迷和媒体的赏识,开始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唐淼如此珍惜比赛机会,因为他被两家俱乐部抛弃过。可能他只是众多被中国足球这张网漏掉的好球员之一。从13岁进入国安四线梯队开始,唐淼就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我个子不高,比较单薄,有些教练根本看不上我。”他说。

  因为16岁那年在一次拼抢中左脚腓骨骨折,插入4根钢钉后,唐淼在3年内错过了很多比赛机会。2010年随国安二队到新加坡踢联赛,终于开始有规模地踢比赛。唐淼认为新加坡联赛的水平不低于中甲,而且那时候他开始有意地加强力量练习。“踢了15场主力,还是有效果。”

  那支国安二队很出名,因为那次臭名昭著的群殴。时间回到2010年9月7日晚上的比赛,幼师队在第88分钟把比分追成1比1,然后双方爆发冲突。唐淼一开始过去拉架,后来被幼师队一个球员从替补席上跑进来打了一拳,唐淼于是回了一脚。最后唐淼被罚了2000多新币(1万多人民币)。

(责任编辑:北京体育赛事)

本文地址:http://www.treiber-center.com/shijiebeimaiqiu/2021/0218/616.html

上一篇:巴萨7万人起立致敬世界最佳 “小萌主”亮相献吻 下一篇:阿森纳放行范佩西转投死敌曼联 英超大戏有看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字段已标记*